未成年  

[花邪] [吳邪生快] [把那个会震动的东西放在你的那里]

花邪/把那个会震动的东西放在你的那里


  解雨臣一只手拄着下巴,脸朝左边,看着窗外。秋意已深,那棵老树的叶子已经快要落光。天空是灰白的颜色,看上去很冷的样子。但教室门窗紧闭,反而有些闷。


  这堂是英语课。


  似乎是感到有些无聊了,解雨臣看向坐在他右边的吴邪,他睡得口水都快流下来了,头发有些乱,像鸟窝一样。手机就放在桌上摆着。


  他伸手去拿。


  轻易地就解除了密码锁。密码是370,世上只有他和吴邪知道。而他知道吴邪并不知道他知道。


  然后他把静音模式关掉──调成震动。...


[黑瓶] [剪]

[黑瓶] 剪


  張起靈靜靜地坐在已經有點老舊的椅子上。他正看著鏡子中的自己,接著發現那面鏡子的周圍有了些許鏽斑,也總是掛不太住的樣子。他一動也不動地坐著,但那張椅子仍隨著他微小的呼吸聲,發出咿呀咿呀的細微聲響。


  「想好要剪什麼髮型了?」輕快而愉悅的聲音自張起靈左後方傳來,他沒有回頭看,黑瞎子自他的左後方悄悄溜進鏡子中。他在昏暗的房間穿著全黑的T恤,下半身則只穿著內褲,不過衣服實在太寬鬆,所以看起來像是沒穿內褲。


  黑瞎子踩著無聲的步伐,一邊吹著口哨,左手便順手在張起靈耳後的髮撥弄了一下。


  「剪短。」張...

[黑瓶][廢話多一點]

[黑瓶]



00.



  他坐在教堂那張長椅上,從清晨至黃昏。

  飽滿的橘色陽光從傾斜而整齊排列的雲裡透染出來。有時是回憶跑過他的眼前,更多時候則是單純的發呆。發呆時他也會看見回憶裡那人,對他露出極為罕見的笑容。然後他看著那人打起哈欠。

  那人回歸的消息傳入了他的耳中,但這次卻沒有在他心中掀起任何波瀾,也無於他身邊攪起任何風雲。

  他只是靜靜地接收了這樣的訊息。

  ──畢竟,黑瞎子已經死了。

01.

  他發呆的次數變得十分頻繁,有時他的一天便是看那還未日出時的雲,及深夜裡那些微微發亮的星。

  從前他曾偶然看見一篇文章,裡頭說:「廢話多的人通常較沉默寡言的人快樂。」他還叫張起靈過來,說...

©未成年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