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成年  

[黑瓶] [剪]

[黑瓶] 剪

 

  張起靈靜靜地坐在已經有點老舊的椅子上。他正看著鏡子中的自己,接著發現那面鏡子的周圍有了些許鏽斑,也總是掛不太住的樣子。他一動也不動地坐著,但那張椅子仍隨著他微小的呼吸聲,發出咿呀咿呀的細微聲響。

 

  「想好要剪什麼髮型了?」輕快而愉悅的聲音自張起靈左後方傳來,他沒有回頭看,黑瞎子自他的左後方悄悄溜進鏡子中。他在昏暗的房間穿著全黑的T恤,下半身則只穿著內褲,不過衣服實在太寬鬆,所以看起來像是沒穿內褲。

 

  黑瞎子踩著無聲的步伐,一邊吹著口哨,左手便順手在張起靈耳後的髮撥弄了一下。

 

  「剪短。」張起靈閉上了眼睛,似乎已經有些想睡。此時,窗外是漫天大雪,天色昏暗。從那房間的小小窗戶內可以往下看見路上寥寥無幾的行人,而這屋內只有他倆。

 

  黑瞎子笑了笑,「當然得剪短啊,您的頭髮都要扎進眼裡了。」

 

  牆上掛著的時鐘顯示的是五點半。這種天氣,讓人分外搞不清是清晨或是傍晚。

 

  黑瞎子將可以罩住張起靈整個身軀的巾子圍在了他身上,就這麼輕輕地別住,拿起了剪刀,也沒打聲招呼就俐落地朝張起靈的瀏海剪去,黑到有些發亮的髮絲就落在已經有點霉味的黑色方巾子上。

 

  鏡子中的張起靈始終閉著眼睛。即使如此,他仍能感覺到黑瞎子現在在何處,正打算幹些什麼,所以當黑瞎子把他的瀏海全數夾起露出他的額頭時,張起靈睜開了眼。鏡子裡黑瞎子對他笑著聳肩,一副「老子想怎麼剪怎麼剪」的表情。

 

  後來黑瞎子仍然正經地幫他剪了頭髮。剪刀剪去髮絲的聲音在安靜的屋裡放大了好幾倍,與時鐘發出的聲響形成若有似無的節奏。黑瞎子專注地看著張起靈的髮絲,若有其事、彷彿在哪裡學過似地為張起靈設計髮型──說是設計,也只是剪短──張起靈這次沒有閉起眼睛了,黑瞎子因為要剪去他頸後的髮,側起了臉,張起靈看見他下巴上有些青色鬍渣。

 

  只是當黑瞎子的剪刀盤旋在他左耳時,張起靈總覺得有些搔癢,頭皮也有些發麻。

 

  但黑瞎子似乎就是不滿意耳邊的頭髮,硬是在那兒逗留了許久。「可以了,」張起靈說,黑瞎子看著鏡裡的他,又看了身邊的他,接著突然伸手把張起靈的頭髮都弄亂。「我還沒說可以呀。」惡作劇一般,在他已經夠敏感的左耳上吹氣。

 

  張起靈反射性地聳起了肩膀,黑瞎子在他身後發出幾不可聞的輕笑。

 

  黑師傅後來又整弄了一番,接著拍了拍張起靈的頭,將他耳邊兩旁的頭髮順著拉齊,「有一樣長嗎?」他看著鏡子裡的張起靈瞇起了眼睛,好像這樣能看得更清楚一樣,「有吧。」接著又自己得出了結論。

 

  他用不知道哪裡來的毛巾抖落了張起靈身上殘有的髮絲,繞過張起靈的身體將方巾脫下,當張起靈站起身時,黑瞎子給了他一個吻。「希望您滿意。」


2018-03-01 评论-4 热度-15 黑瓶

评论(4)

热度(15)

©未成年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