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成年  

[花邪] [吳邪生快] [把那个会震动的东西放在你的那里]

花邪/把那个会震动的东西放在你的那里

 

  解雨臣一只手拄着下巴,脸朝左边,看着窗外。秋意已深,那棵老树的叶子已经快要落光。天空是灰白的颜色,看上去很冷的样子。但教室门窗紧闭,反而有些闷。

 

  这堂是英语课。

 

  似乎是感到有些无聊了,解雨臣看向坐在他右边的吴邪,他睡得口水都快流下来了,头发有些乱,像鸟窝一样。手机就放在桌上摆着。

 

  他伸手去拿。

 

  轻易地就解除了密码锁。密码是370,世上只有他和吴邪知道。而他知道吴邪并不知道他知道。

 

  然后他把静音模式关掉──调成震动。

 

  他趁着老师转向黑板写文法公式的几秒时间,把手机轻轻地放在吴邪颈窝处,然后用自己的手机──拨给他。

 

  「操、操?!什么!」脖子上突然传来的震动让吴邪的惊叫声在过分安静的教室里回荡,他就差没有从椅子上跳起来了。

 

  然后吴邪发现这是上课中。

  张老师还在台上。

  看着他。

 

  已经有几个女同学轻轻地笑了出来。一旁解雨臣笑着看他,又摇摇头头抄笔记,一副认真向学没空理他的样子。

 

  「呃、老师……对不起。」娘的他怎么会在课堂上睡着!而且还是在张起灵的课上睡着!吴邪简直想找个洞钻下去算了,他却没还想为什么手机会在他的脖子上震动。

 

  「出去站着,醒醒脑子。」张老师转向黑板,又补了句:「解雨臣也是。」吴邪惊讶地看解雨臣,还想问他怎么了,解雨臣只是笑着挥挥手说声先出去吧,他就默默地摸着鼻子走,经过胖子的座位时接到胖子一记关爱的眼神和猥琐的表情,用气音对他说:「哟,春梦啊小天真?」吴邪只给了他一记中指。解雨臣就跟着他一起走到教室外。

 

  走廊比起教室冷太多太多了,吴邪抱着手臂,缩了缩身子,问解雨臣:「你怎么也出来了?」

 

  他记得解雨臣刚刚很认真地在抄笔记呢。

 

  「哦,是我打给你的。手机。」

 

  「你──?!」吴邪瞪大了眼睛看他,刚想开骂,一阵冷风又吹来,他就打了个很大的喷嚏。

 

  「干……」他小小声地骂了一句。

 

  ──解雨臣满意地笑笑。


2018-03-05 热度-20 花邪吳邪

评论

热度(20)

©未成年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