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成年  

[黑瓶] [Tie the tie] & [Naked Shot]

兩篇極短篇。

[Tie the tie]

 

 “能出門了嗎?”黑瞎子從房門外探出了頭問仍站在鏡前的張起靈。

 

  倆人身上是難得的正裝。

 

  張起靈只剩下了最後的領帶。他拿在手裡,試著繞在脖子上,卻怎樣也弄不好。黑瞎子見狀挑了左邊的眉,走進了臥室。

 

  “要我幫你?”

 

  張起靈點了點頭。

 

  黑瞎子便走到他身後,雙臂繞過了他的肩膀,那兩隻大手開始為張起靈繫好領帶,”這邊,”他們倆身高並沒差多少,所以當黑瞎子為他解說,”要這樣繞過來。”呼吸就全打在了張起靈的耳上。

 

  “有在聽嗎?”黑瞎子看著鏡中的張起靈,他長長的睫毛向下覆著,黑瞎子知道他正在看自己為他繫領帶的手指。

 

  “沒。”張起靈抬起了眼,看向鏡中的黑瞎子。他們明明誰也沒看誰,卻在鏡中對上了眼。黑瞎子聞言笑了出來,是只有氣音的那種笑聲,他將嘴唇抵在張起靈的左耳垂上,聲音沙啞了起來,”我現在很不想出門。”

 

  張起靈向右轉過身,他們就面對面了,領帶早已經繫好了,黑瞎子又將它拉出來,他一扯動領帶,張起靈便向前踉蹌了一步,差點就向他胸膛倒去,”我只想用這個,”他將張起靈的脖子又勒緊了一點,”把你綁在床上好好幹。”

 

  張起靈似乎是發出了幾不可聞的笑聲,然後將黑瞎子的手給按下,”宴會要遲了。”

 

  ”……好吧,”黑瞎子的臉垮了下來,”宴會!”他極其誇張地聳了聳肩,也只好乖乖地把領帶給塞了回去。

 

  要離開公寓時張起靈走在他前面,黑瞎子發現從後頭隱約能看見他白皙的脖子上一點紅色的勒痕。


  不知為何,黑瞎子對那痕跡感到非常滿意,方才的鬱悶一掃而空。




[Naked Shot]

 

  張起靈是故意被捉住的。

 

  全身赤裸地被捉住了。

 

  他被黑瞎子壓在了沙發上,背部朝上,黑瞎子跨坐在他光溜的屁股那兒,倒是衣冠齊楚。

 

  他扭過頭勉強能看見黑瞎子在那台單眼相機後的笑容,”啪嚓。”黑瞎子又照了一張,他已經不知道按了多少次的快門。

 

  “……”張起靈默不作聲,整間客廳只剩下相機的快門聲,還有黑瞎子逐漸沉重的呼吸聲,他放鬆了力道,好讓身下的張起靈翻過身,他把張起靈的雙手用領帶綁了起來,所以就算他轉過身了也是動彈不得,張起靈看鏡頭的眼神讓黑瞎子甚至比平常做 愛時更加興奮。

 

  他好喜歡他清澈的眼睛。

 

  “啞巴,笑一個?”黑瞎子將相機移開了,用右手擠了擠張起靈的臉頰,張起靈的嘴唇便嘟了起來,他感覺自己好像哪裡來的惡霸在調戲姑娘,突然變動姿勢使他嘴裡叼著的菸落下了菸灰,那還有些燙的菸灰正好落到了張起靈的乳 頭上,他似乎是反射性地動了一下。

 

  黑瞎子見狀哈哈大笑起來,將菸摁熄了丟在沙發下。他吻上去,將張起靈左邊乳 頭上的煙灰給舔乾淨了。張起靈悶哼了一聲。

 

  “紅起來了。”黑瞎子說。又拿起擱置在一旁的相機,但卻只拍了他的乳 頭。好像在拍一朵花上的露水一樣慎重。調了幾次焦距,比方才拍他的背時更加認真了。

 

  “轉過去。”黑瞎子拍了拍張起靈的肩,”快點。”張起靈皺了眉,還是依言翻了過去,”看我。”

 

  黑瞎子拿相機的樣子好像在拿一把槍。而他是他的獵物。

 

  他坐在他身上的那樣子也好似正在交 合。

  他又點了一根菸,這次直接放在了張起靈背上的那條溝。張起靈掙扎著想要起身,黑瞎子卻一把摁住了他,”一下就好,”他急切地拍了張起靈惱怒的神情,又一邊安慰著他,”一下就好。”

 

  大概三秒後相機便從黑瞎子手中飛了出去,”啪。”的一聲落在了地上。張起靈掙脫了綁在他手腕上的領帶,甩了甩手,赤條條地走開了。黑瞎子倒是擔心他的相機,趕忙把它撿起來,確認了沒有問題後露出了大大的笑容。

 

  他想將這些都沖洗出來,貼滿他們整間臥室。

 

  如果張起靈跟去沖洗室,那就在那邊操 他。

 

  黑瞎子還想著這些時,相機就被張起靈搶了過去,他愣了楞,發現張起靈已經穿好衣褲了,張起靈突然狠狠踹了黑瞎子一腳,黑瞎子反應不及跌到了地上,吃痛地抬起頭後,他看見張起靈抬了抬下巴,”脫。”

 

  “不是吧,拍我什麼好玩的?”黑瞎子無奈地笑了,一邊從容地為自己寬衣解帶,”會嗎?”他指了指張起靈手中的相機。

 

  張起靈拿起相機,有模有樣地摁下了快門(他還知道閉起一邊的眼),那是一張黑瞎子笑著脫衣服的照片。

 

  黑瞎子倒是來了興趣,拉開了窗簾,客廳一下變得非常明亮,他站在窗簾邊,張起靈蹲在地上為他拍照。但他拍了幾張便不拍了,黑瞎子問他為什麼,張起靈也不說話,只是將腿盤起坐在地上,拄著臉頰看他,黑瞎子赤 裸地向他走來,世界非常安靜。

 

  此時窗外下起雪。

 

  最後黑瞎子為他們二人拍了張失敗的自拍,只拍到了兩人的眼睛,和落地窗外正在飄下的雪。照片中的張起靈甚至沒有看鏡頭。

 

  那是非常安靜的午後。

 

  最後黑瞎子也沒有將那些照片洗出來。



END.

--------



不知道會不會被屏蔽.............

寫完恨起不會畫畫的自己(躺)

2015-05-14 评论-9 热度-87 黑瓶

评论(9)

热度(87)

©未成年 Powered by LOFTER